【Etude】

關於部落格
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始終只能是練習曲
  • 13355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はい、ちかいます》 上賀茂神社結婚式

在日本要辦神前式婚禮,或是在神社拍穿著振袖/打掛/白無垢等禮服的婚紗照,都必須要找神社配合的婚禮公司。我們選擇的是在台灣也有分公司的華德培婚禮。 華德培的京都分公司在地下鐵丸太町站附近,對面就是京都御苑。11月中的京都御苑銀杏黃得很漂亮,但是完全沒有紅葉。當天的上賀茂神社也是...(淚) 華德培對面的京都御苑。 當天我什麼妝都沒有上就素顏出門了。到華德培以後女生們就被各自帶開去換衣服化妝了,男生們的換裝因為比較迅速,是在一小時以後才開始。我以為我會和媽媽、妹妹、婆婆一起化妝,結果我是單獨一間化妝室。因為新娘最大的緣故,不會和賓客一起換裝。據說兩位媽媽為了髮型舉棋不定吵翻了,最後連老公都出動當翻譯才擺平(笑) 房間門口有掛我的名牌 我選擇的是白無垢x日本髮,因為要戴假髮,所以要先把頭髮全部都盤起來再化妝。 盤完之後變成這樣子,我想如果哪天我出家大概也是這樣吧。 穿白無垢時,定番的化妝方法是要把身體露出來的地方都塗成比平常再白一個色號以上。我有請美容師鈴木小姐幫我畫自然一點,不要太白。所以大概真的只有白半個到一個色號。 有在京都體驗過和服變身的朋友們應該都知道,穿和服時著付師會墊上毛巾,把身體的曲線修飾掉。我並不是超瘦的紙片人,之前穿和服時不過墊了兩三條毛巾,結果一穿白無垢竟然很結實的塞了四條毛巾以上,還外加一堆補正用脫脂棉。還沒有穿上最外面跟棉被一樣厚重的外掛,就已經比穿小紋時還要胖了一大圈了。而且最後是包含鈴木小姐在內一共四位工作人員來幫我穿白無垢,才有辦法穿上去,真是聲勢浩大。 這時候穿留袖的媽媽和穿振袖的妹妹早就打扮好了,除了跑過來看我換衣服之外,媽媽還猛抓著攝影師長本先生拍照。 衣服都穿好以後就是戴上假髮。這假髮具鈴木小姐說是用真髮手工做的,所以租一頂所費不貲,並且如果碰壞了就沒有辦法修了,所以要很小心。 除了假髮之外還要插上新娘專用的髮簪。我選用的髮簪是最基本的鼈甲髮簪,一套租金大約30000-50000吧。從鈴木小姐和長本先生小心翼翼的動作就知道這些真的是非常貴重的東西,難怪租金如此高昂。還好這些都算在包套裡面。 最後帶上綿帽子就完成了。我選的綿帽子是要加價的內朱綿帽子,也加價選了紅色的伊達衿(重ね衿),讓白無垢多點變化,長輩們應該也比較能接受。伊達衿其實就是和服用的假領子,縫在掛下。除了我加購的素色伊達衿之外,也有刺繡的、蕾絲的伊達衿,縫得越多層,看起來越豪華,可以做到十二單衣的效果。原本有看到一條刺繡的伊達衿覺得很可愛,老公也說有一條蕾絲的也還不錯,可是一條領子就要約7000Yen左右實在開不下去,所以就忍痛割愛了。 我覺得還蠻能騙人的一張。在日本人的審美觀中白無垢和日本髮的組合適合臉圓的人,因此他們看到我都說白無垢がとってもお似合いです(非常適合白無垢)。因為這樣加上媽媽和老公都覺得既然在神社結婚,還是要正統的白無垢才好。所以我就順從民意(?)選了白無垢和日本髮的組合。不過我其實還蠻想試試看振袖和洋髮的組合的XD 時間到了就差不多該出發了。這紅地毯還蠻高調的,加上大家在旁邊拍手是真的超高調。 禮車也很大辣辣的停在路邊,我其實很少在日本看到這樣路邊停車耶。反正結婚最大所以可以如此囂張是吧(笑) 我忘了這是長本先生還是我們的担当(門市)早田小姐要我們擺的pose,非常假仙的日本皇室打招呼手勢XD 從華德培到上賀茂神社大約需要20分鐘左右,還蠻近的。到了以後先到準備室(控え室)休息,接下來巫女會講解儀式的流程。 在控え室裡面一開始是只有新娘我有椅子可以坐的,因為我穿上白無垢之後完全變成廢人,舉凡穿鞋子、上下樓梯、搭車、坐下都需要鈴木小姐幫忙。光是頭上的假髮就有2.5公斤,最外層的外掛根本是鋪棉棉被,加上掛下加起來約有七八公斤左右,這身10kg的行頭讓我無法行動自如,還要我正坐實在太難了啦! 不過長輩們紛紛說沒有椅子不行,尤其是婆婆腰腿不太好,所以後來神社有幫大家準備椅子。但是老公還是沒有(笑) 在誓詞上面簽名,是用毛筆耶毛筆!!這時候多虧了簽賣身契這動作,老公終於有椅子坐了。 在最後一刻才開始練習讀誓詞的懶惰老公。 接下來巫女要教我們怎麼做玉串奉奠的動作。正式的玉串上面還會有做為結界用的紙垂。紙垂一共有四個,稱為四手,有垂らす、下げる的意思,因此在神前奉上玉串,是為了表示恭順之心。 動作雖然不複雜,但是我對方向很沒概念,所以拜託巫女讓我多練習一次。 時間差不多了就要開始前往本殿。出了控え室要先洗手,稱為手水の儀,和進入神社前的淨身是一樣的。不過這比起自己在神社的淨手處洗手簡單多了(笑) 神官會解說怎麼洗(其實就只要把手放在木桶上方就好),巫女也會在一旁幫忙。 神官引領我們進入主殿,這稱為参進の儀。通常控え室是在離神社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所以會從神社的大鳥居前進入,這段路上如果有其他參拜者,大家都會很配合的在旁邊拍手,並且說おめでとう或是綺麗です之類讓新人暗爽的話XD。不過我們結婚當天並不是假日,上賀茂神社也不是像八坂神社位居交通要道,沒有眾多的觀光客,所以沒有那種好萊塢巨星走星光大道的感覺。不過這樣對我來說其實比較好,因為人太多我會更緊張,走路已經不是很方便了,一緊張搞不好就跌倒XD 参進の儀中一定會用番傘遮著新人,在上賀茂神社是由新郎自己拿,明治神宮則有負責持傘的神官。 進入本殿後我們被引導到儀式廳中。神官和巫女引領我們就定位坐下後,原本正坐在另一端的斎主(主祭的神官)便站起來,先向神祝禱說明今日是幫我們舉行結婚式後,便隨著神官吹奏的雅樂的節奏穿過本殿的長迴廊緩緩走來。那番祓詞我完全聽不懂,除了神官要用日文念我們的名字時,可能不太會念所以停頓了一下,其他完全是鴨子聽雷啊。這就是修拔の儀的開始,新人和參列者都必須起立。 等到斎主到達我們所在的廳後,便會用一隻上面附著許多紙垂,有點像雞毛撢子的神器為眾人消災除厄。斎主一面揮舞著這隻稱為大弊(おおぬさ)的神器,一面念著消災祈福的咒語。這時候我開始覺得挫折,而且越來越緊張,因為我還是一句都聽不懂。 修拔の儀之後神官要再唸一段祝詞,報告這對新人即將結婚然後請神保佑永結同心之類的,稱為祝詞奏上。這時候我們不用起立,但要低頭專心聽。不過我想應該只有日文一級檢定通過的老公表弟有可能聽得懂吧..... 以上這些祈禱的儀式都是禁止拍照的。那時候所有的神官巫女全都是一臉肅穆,而我偷偷瞄到長本先生則是正坐在儀式殿外的階梯上!攝影師真辛苦:( 祈禱儀式結束後,空氣就有稍微輕鬆了一點的感覺。老公旁邊的神官就是負責吹奏雅樂的神官。 祝詞奏上結束後就可以開始拍照了。接下來的儀式是喝交杯酒,稱為三献の儀(夫婦固めの盃の儀),通稱三三九度。稱為三三九度的原因是因為三代表『天、地、人』,而九則是數字中最大的數字,有獻上到達頂點的祝賀之意。因此在古代不論是戰爭中的出陣、歸陣、還有祈福的時候,都會用鮑魚、栗子、昆布這三樣食物下酒,乾杯三次。這三樣食物分別取其諧音,有『敵に打ち、勝ち、よろこぶ!(擊倒敵人、勝利、開心)』的意思。 現在在結婚式當中簡化成喝三杯酒,三個不同大小的杯子疊在一起,放在我們的面前。巫女先取最小的杯子,將壺中的清酒分三次倒入杯中,遞給老公。老公分三次喝乾後,巫女再用同一個杯子倒酒,然後我再分三次喝完。中的杯子則是我先喝,然後換老公。大的杯子又回到老公先喝。所以順序是這樣: 一の盃(小) 新郎→新婦 二の盃(中) 新婦→新郎 三の盃(大) 新郎→新婦 我想很多人在這時候就會有疑問,這樣不是六次嗎,那為什麼叫三三九度呢?其實是3x3=9這樣?(大誤) 其實原本的三三九度是這樣的順序的: 一の盃(小) 新郎→新婦→新郎 二の盃(中) 新婦→新郎→新婦 三の盃(大) 新郎→新婦→新郎 我想這是為了不諳酒力的新人著想,所以只要有做到有交杯酒的意思就好。不過其實清酒還蠻好喝的,酒精濃度也不高,而且巫女不會把酒杯斟滿,大約只有一半的程度,杯子又很小,像是我們吃壽司時沾醬油的碟子,應該沒有人會真的喝醉大鬧吧。 從巫女手上接過酒杯 老公似乎完全忘記巫女在控え室的指示,展現台灣人的氣魄一口氣乾了。 輪到我喝的時候我非常緊張,深怕潑到白無垢上面去。所以只有剛開始持杯的時候有符合新娘持杯的標準手勢:四指併攏,用拇指扣住酒杯。喝的時候就完全變身成日本人所謂的酒豪嫁,手指不自覺的張開以維持平衡,完全失去優雅氣質。 反正原本就沒甚麼氣質了(自暴自棄) 爸爸的表情感覺很複雜。我想所有的爸爸在婚禮的時候都會露出這種表情吧。 三三九度之後就是交換戒指了。當然在日本古代是沒有這項儀式的,不過現代人都會戴婚戒,所以神社順應潮流也加入了這項儀式。三三九度的時候巫女就會把婚戒一起捧上來,放在我們面前的桌上。 先是老公幫我戴戒指。去日本六七次了還是有點水土不服,當天不僅皮膚超乾還水腫,老公很難一次戴到底。我同事說:沒關係啦!反正台灣的習俗就是要讓你不能一次戴到底,才不會被他吃得死死的!我們是台灣人! 換我幫老公戴的時候他可能也是一樣水腫,戴不進去,兩人尷尬的笑。重點是回台灣之後就變鬆了,喵的。 接著就是玉串奉奠,重頭戲來了。老公要先宣讀我們在控え室簽名的誓言,然後再接著做獻上玉串的動作。不愧是臨時抱佛腳,縱使誓詞有標音,而且上賀茂神社很貼心的讓我們用現代文誓詞,老公還是念的零零落落。 老公唸完以後我只要接著念自己的名字就好,枉費我出國前背了超久,想說如果一起念的話至少可以有我的聲音.... 獻上玉串的時候,我腦中其實一片空白,拼命地回想剛剛在控え室裡面巫女講解的動作。還一直偷看我老公,雖然說他也跟我一樣是第一次做,錯的機率差不多,應該幫助不大。還好最後有順利完成,而且還好我沒有請婚錄,不然就會錄到我們戒指戴不進去的窘樣、老公誓詞念得零零落落的聲音,還有我一直偷瞄我老公的丟臉樣啊XD 玉串奉奠的動作簡單來說就是剛開始是右手持玉串,左手扶著玉串的底下。將玉串轉180度以後,再將玉串放在神桌上。玉串奉奠這個動作在日本不僅是神前結婚式會做,喪禮時也會有玉串奉奠的儀式。我在網路上有找到這樣的教學圖片: 將玉串放在神桌上後,再鞠躬兩次,拍手兩次,最後鞠躬一次,玉串奉奠的儀式就結束了。此時整個儀式已經接近尾聲,接下來要進行的是親族盃の儀,就是大家一同舉杯啦。 親族盃の儀使用的杯子是沒有上釉的陶杯,和三献の儀使用的漆器不同。 巫女會替大家斟酒 大家起立並乾杯。這時候就是一口乾了。 然後神官就對我們宣布說”你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頗有教堂神父的FU)。”為了慶祝你們成為夫妻,上賀茂神社有禮物要送給你們。” 那袋看起來非常豐盛的禮物內容。回到旅館後一打開簡直傻眼。後來我把旗杆丟在日本,行李箱實在不太可能放得下。國旗和御神棚我不敢丟,覺得還是得帶回台灣。那個御神棚我實在不曉得該拿它怎麼辦,現在被我裝在盒子裡面放在鋼琴上。中間的是御神供,有糖、米、海帶芽等,是我們也可以吃的,還很貼心的附上食用方法,所以我就拿海帶芽來煮味增湯了.... 這樣儀式就全部結束了。接下來的行程是到上賀茂神社境內的片岡社祭拜。片岡社祭祀的是玉依比売命,是賀茂別雷大神的母親,主祭姻緣,是很有名的縁結びの神様。據說紫式部也曾經到這裡參拜過呢。因此很多單身女性會到此祈求姻緣,但在台灣的知名度就不如地主神社了。片岡社的繪馬也是心型的,非常可愛。 片岡社(片山御子神社)的緣結繪馬 片岡社的鈴鐺也和一般的神社不同,稱為五色鈴。 儀式結束之後我們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在這邊拍些紀念照。原本我有點擔心一小時不夠,但因為上賀茂神社的結婚式並不是一日一組限定,而當天是整天都可以結婚的好日子(大安),有可能會強碰到下一組新人,所以我們還是就是停留一小時。後來我發現我多慮了,因為我只有舉辦結婚式,沒有接下來的披露宴,所以衣服也只有一套,沒辦法像一般婚紗那樣拍很多種造型。而上賀茂神社並沒有非常大,其實一小時要拍照是還算充分的。 我們超不會擺Pose的,長本先生手腳並用地教我們怎麼去擺XD 兩個手殘的人沒辦法拼成心型... 老公求婚很沒誠意,這張總算了結我的心願XD 逃げは許しません!! 不只是我們拍照而已,也讓爸爸媽媽來拍。我第一次看到爸媽十指交握的樣子,非常感動。 最大的遺憾就是當天楓葉都還是綠的吧。今年楓紅真的好晚。 長本先生一共給了我們六百多張相片。很多張相片都是同一個構圖用不同色調或角度來拍攝,所以去掉相同構圖的照片還有兩百多張。昨天才收到長本先生寄來的EMS,一打開來真是嚇到我了,包裝非常精緻,而且還做了非常充足的保護措施,只是一本相本和光碟而已,卻用了非常多的防撞乖乖,變成一大箱。 這是今年最溫馨的聖誕節禮物。 完整的結婚式照片,煩請移駕我的Facebook相簿,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