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ude】

關於部落格
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始終只能是練習曲
  • 13388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E BIDS HIS BELOVED BE AT PEACE《讓愛平靜將息》



一整天都在聽布魯赫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很沉溺的。
帶有東歐民謠色彩的旋律經由阿卡多的小提琴呢喃,潔淨神秘,有如思念。


於是讓我想起葉慈的讓愛平靜將息。


很喜歡這句
Drowning love's lonely hour in deep twilight of rest.
而楊牧的翻譯則更有意思:
將愛的寂寞時光浸溺在長霞的休息。


我們是等待潮汛的魚,潮水帶來夕陽,隨餘暉溯源而上,將寂寞留在原地。


暮光中意志力與孤單時光同時離開身體,而我純粹如一座孤島,失去所有思考能力,讓災禍之馬恣意奔馳。在民謠般的旋律中飄向海水,一處無日無夜的空間,僅有南方的紅薔薇盛開。


情感的重量帶著我們下沉。我無法呼吸。我恍惚著隨著潮水起伏,等著你來幫助我呼吸,讓我循著氣味得到救贖。親愛的,我的長髮能垂落在你胸膛嗎?我想應該不能吧,只能在指間纏繞如一抹黑色的舌信。而當你的身體覆蓋其上,是否能帶領我的心跳產生共鳴?當我們越過那海底的高原,也能夠透過肌膚的毛細孔來記憶時光的離去嗎?


阿卡多的琴聲有種魅惑的軌跡,有如那幽靈馬車來到洪荒世界之前的呢喃,要讓人循著這軌跡到那座未開發的島嶼。這軌跡是將熱情以憂鬱包裹,一種小調的歡愉。


經由這樣的儀式,讓我們得以停留在那個國度,由我們共同所構築。然而我們終將離去,以沒有速度的方式離開。


葉慈的詩是love poem,也是anti-love poem,美到不能用我的拙筆去多加描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