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ude】

關於部落格
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始終只能是練習曲
  • 13388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優雅而不刺眼的炫目 - 3/24 Evgeny Kissin獨奏會

以15歲的年紀而言,這樣的演出實在是極盡完美。因為年紀的關係,Kissin在處理音樂上並沒有太多的矯情,這是很純真的演奏,雖然觸鍵應該可以再輕巧一點,把Mazurka的奔放推向更上一層,但是我們不能太過苛刻,因為請記住這是一個15歲少年的演奏,能有這樣的力度技巧和音樂性,非常的不簡單,已經完全的超乎他的年紀了。 不過中期的Kissin我不是很喜歡,或許他是因為要擺脫神童的名號而在摸索當中,而我是浪漫樂派的信徒,偏偏他的浪漫樂派在20歲出頭時的詮釋,奔放熱情不如Argerich,纖細未若Rubinstein,而浪漫程度又不像Francois,我聽完之後的感想就是:中規中矩,技巧超群,是很安全的選擇。 Kissin在近期的演奏,我就相當喜歡。可能畢竟是和他太早成名有關,也許人生的經歷還不夠,而且神童的名號也讓他非常辛苦,需要時間轉變。 3/24的演奏會,正如我想的,Kissin就像是三年前他來台灣時一樣的低調謙虛。沒有新聞的炒作,沒有大牌的要求,他的風格就是提前幾天來到表演的國家,適應天氣,選擇習慣的琴。比起很多知名音樂家的難搞,他顯的平易近人許多。 第一首曲子是Prokofiev的Romeo and Juliet選曲。分別是The Young Juliet、Mercutio和Montagues & Capulets。The Young Juliet有著流暢的和絃和豐富的層次,一開始的主題觸鍵明亮,轉換到插曲的時候則又靜默,呈現出明顯的對比。而Montagues & Capulets的不和諧和絃音符則是我期待的,因為交響情人夢的關係,這首曲子應該很多人聽過吧?最常出現的時候就是千秋要接下S團指揮的時候,因為那時候荷仕登老爹總是因為千秋在女生群裡人氣很高而憤怒,所以這首曲子常常是配上竹中直人戴著假髮憤怒的臉。 果不其然,音符一出我就馬上浮現出千秋和竹中直人的影子了,果然日劇中毒太深。但是我想,因為交響情人夢而來聽這場演奏會的人,應該是趨近於零吧,就算演奏的曲目有出現在日劇裡面… Prokofiev我覺得演奏的最好的還是Argerich。這位阿根廷的女鋼琴家總是被我用女王來稱呼,因為她在女鋼琴家裡面是異類,可以凌駕於男性鋼琴家的指力,以及熱情奔放卻又有點神經質的演奏讓她有著迷人的魅力。雖然她的觸鍵有時候顯的粗糙,卻掩蓋不了她的光芒。 Kissin的Prokofiev不像Argerich神經質,但層次深度與對比的處理則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從第二首的Sonata No.8戰爭奏鳴曲就可以聽的出來。Prokofiev有很多曲子是比較實驗性很現代風的,對於聽慣古典到國民樂派之前的我會有點辛苦,很難去找出一條旋律線來抓住,所以我之前很少聽Prokofiev,尤其是Sonata。 但是昨晚,Kissin將對比拉的很開,在許多的不和諧音群和和絃當中,將旋律線儘可能的突顯出來,讓我在這些音符中找到Prokofiev想要表達什麼,而Kissin又想要表達什麼。這樣的處理非常漂亮,我不太喜歡現代樂派的原因就是因為沒有旋律線可以處理,而音符又無法預測,會發生演奏者彈奏時只是將不和諧的音符堆疊起來而已,至少我是這樣。除了對比的處理之外,Kissin的觸鍵是很明亮的,有一種澄澈的美感,Prokofiev配上這樣的觸鍵,竟然讓那群不和諧音群變成了一堆落下的水晶。我不想去強調這是戰爭奏鳴曲,因為如果要強調國家衝突而將觸鍵轉硬,那麼就少了尤金奧涅金當中塔琪揚娜的苦澀對比想像。在這首Sonata的第二樂章中,Mazurka後來發展成尤金奧涅金的一章,塔琪揚娜向尤金奧涅金告白,卻被羞辱的一段。這段Mazurka用Kissin的詮釋方式就非常美,如果處理的太過金屬堅硬,則可能變成塔琪揚娜被羞辱後想要報仇比方說燒了尤金奧涅金家之類的詮釋。 下半場是Chopin。雖然這樣說感覺自己有點俗氣,而且我常常羞於承認,但我依然是蕭邦的信徒。原本我就熱愛古典到國民時期的作曲家,Ravel之後的就很少聽了。下半場開場的是幻想波蘭舞曲,Kissin的處理一直都是很明亮的,從他15歲的演奏就可以聽的出來。他的Chopin不多愁善感,氣度恢弘,嚴謹到感覺比較像貝多芬。幻想波蘭舞曲的幻想部分很迷人,而且有Kissin特有的內斂優雅。雖然他的觸鍵以蕭邦來說是太過明亮了一些,但我覺得他的亮度並不刺眼,雖然亮但是溫柔穩重,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幻想波蘭舞曲有相當多的轉折,Kissin在處理這些轉折的同時也將幻想的成分發揮的相當好,五個主題交織出陽剛卻又柔和的樂句,雖然我並不覺得蕭邦是陽剛的曲子就是了。這也是我覺得像貝多芬的一個原因吧。 第二部分的Mazurka則是讓我覺得有著Kissin一貫的風格,偏偏這風格我不太喜歡,就是不夠自由輕巧。他比較不擅長處理柔美精緻的小品,所以他嘗試著把Mazurka和Etude以組曲方式呈現,組合成一個完整的意象,我覺得是相當高明的,彌補了他在小品上面的細緻度。Mazurka要彈的好就是要在有限的場地中奔馳,而Kissin似乎是跑的不像Argerich那麼快。 練習曲部分則是最令我激賞。我最喜歡的曲式就是練習曲,這也是為什麼這個Blog叫做Etude,絕對不是因為韓國化妝品的關係(笑) 練習曲Op.10的部分,非常能夠發揮他明亮的觸鍵、恢弘的氣度和優雅的特質。我最近常聽的版本是Berezovsky的版本,就是有原版和Godowski改編版的那張,還寫了篇文章錦上添花的逸趣 - 談Godowsky改編的Chopin Etude。Kissin的處理比Berezovsky更明亮,但是也多了份優雅細膩,只是那個細膩還沒有到Rubinstein等級。不過也有人嫌Rubinstein太過油滑,我覺得在練習曲這方面倒是看個人喜好啦,畢竟練習曲在表現方面Chopin沒有限制太多,我覺得所謂的油滑Rubinstein,明亮的Kissin,熱情的Argerich,嚴謹的Richter都非常棒。 Etude Op.10前四首都是精緻流暢的表現,我想他應該準備好要衝向No.12的革命了,前四首的流動音群應該讓他準備好要展現革命的氣勢,不過可能是因為No.4明亮到令人激賞,加上結尾很終止式,也可能因為有野田妹加持過,所以在No.4結束以後就響起了如雷的掌聲…雖然說也沒有不對,這不是樂章中間,可是既然Kissin都想要以組曲方式表現,還是要尊重一下吧? 可能是受到了掌聲的影響,我覺得革命的氣勢似乎有被減弱一些,照理來說經過了No.4,到了革命應該是可以恣意的奔馳,但是好像有一點點被牽制住的感覺。當然還是完美的演奏,只是覺得如果沒有掌聲的影響,Kissin可能可以放的更開。 Op.25的部分選曲都不是我最喜歡的,有一點點遺憾。第一首的No.5充滿了有趣的裝飾音,我一直覺得這首有舒曼的感覺,特別是有狂歡節的味道。Kissin果然沒讓我失望,就整個很舒曼,雖然不蕭邦但是讓我很感動。最後要結尾的冬風則是狂暴到讓我激動,這是很漂亮的Ending。Kissin真的非常適合像是冬風這樣需要明亮音色和高度炫技的曲子,這首演奏的非常非常完美,快速音群明亮清晰,表情拿捏沉穩,合宜的彈性速度,然後也利用對比將旋律線表現的非常清楚,但快速音群的部分則增加了曲子的綿密深度,無可挑剔。 安可曲第一首是蕭邦的夜曲。這首我有點失望,Kissin真的比較不擅長處理溫婉精緻的小品,夜曲我覺得就是要黏膩,因此除了Rubinstein,我最喜歡的版本都是華人鋼琴家彈奏的,李雲迪的版本精細溫柔,而傅聰則是充滿了幻想。Kissin的速度以夜曲來說有一些太快了,也太明亮,感覺不像是在晚上的歌唱。 第二首則是Prokofiev的Suggestion Diabolique,這首就很棒,依然有著水晶的質感,沒有太多的神經質,也少了堅硬冷漠的觸鍵,讓Prokofiev也變的很好懂。這首真的很棒,因此掌聲還是絡繹不絕,Bravo更是此起彼落。我不太喊Bravo的,都忍不住一起喊了,而且在他再度出場謝幕時也忍不住跟著尖叫。 不過因為我還在牙痛,所以沒有失態的太嚴重就是。 第三首依然是Prokofiev。 The Love for Three Oranges裡面的一個片段。The Love for Three Oranges是很有創意的歌劇,對音樂的要求也相當高,Prokofiev把其中一首改成鋼琴曲,就是這首安可曲。這首有Montagues & Capulets的感覺,因為都有著不和諧和絃的關係,也需要明亮的觸鍵,要不然不和諧和絃不夠清楚明亮的話,會變成糊糊的一團爛泥。這當然太適合Kissin的風格了,也是十分完美的演出。 經過這次演奏會,我又更加欣賞Kissin了。他的技巧真的是高超,我坐在三樓包廂的前幾個位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手指的運動,在各種技巧的處理上都很輕鬆,男鋼琴家的優勢就是指力好,所以各種和絃和分散音群都可以彈的很漂亮。除了技巧以外,他的音樂很誠懇,可以直視他的內心,這是一個很謙虛包容的鋼琴家,不矯情造作,就像他的音樂一樣明亮。當然我覺得他可能還沒有完全脫離神童的窠臼,也是有不少人的評論是他是個好孩子,但我覺得他的表現已然完全超越他的青年時代那種完全的中規中矩,在高明的技巧之外,有著大器的內涵,這是我非常欣賞的一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