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ude】

關於部落格
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始終只能是練習曲
  • 13388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漂流。京都》Chapter 3. 桃山。乃木神社

桃山乃木神社的山門是用三千年的阿里山檜木做成的。是很雄偉,不過知道這是用阿里山的神木等級樹木來做的,總有點不是滋味的感覺。嗯,沒錯,乃木將軍是曾經擔任過台灣總督,但是,用台灣的神木來做神社的大門,以我身為台灣人的身分,覺得還是怪怪的。 用阿里山檜木做成的山門 一進門就是比宇治神社和宇治上神社要大的水屋。雖然天氣很好,不過氣溫還是比台灣冷,我洗完手之後整個人又凍的發抖。 乃木神社的水屋 在乃木神社資料展示館旁邊有介紹桃山乃木神社的歷史,和乃木將軍的事蹟。乃木神社資料展示館放著乃木將軍的遺墨,因為是書法,所以禁止攝影。可是其實並沒有人管理,該說日本人的自律性很高嗎?因為如果在台灣或大陸,通常禁止攝影的地方會有工作人員看著的。 乃木神社紀念館旁的介紹碑 然後就是很顯眼的忠魂紀念碑跟乃木將軍的紀念碑。這兩個石碑真的非常的顯眼,在乃木神社裡面很難不發現他們的存在,販賣御守的地方就在石碑附近,不過相較之下非常的隱密。 忠魂碑和景仰之碑 忠魂碑旁邊還有海軍慰靈碑碑和巡洋艦『吾妻』的主錨紀念碑。在看到慰靈碑上的名字前,我原本還以為乃木將軍真的葬在這裡,不過並不是,這裡是祭祀吾妻號上面的官兵的。 乃木家族的墓地是在東京,乃木將軍的墓也在裡面,可以參觀景仰。有朋友問我怎麼到日本去好像一直在看墳墓,從宇治的源賴政之墓、桃山的恒武天皇陵和海軍慰靈碑,到京都的阪本龍馬之墓…嗯…我也不知道耶,我只能說恒武天皇陵真的是我不小心闖進去的,沒錯,又是因為迷路… 在日俄戰爭的時候乃木將軍擔任大將。雖然日俄戰爭最後是失敗告終,乃木將軍一度想要自殺謝罪,但被當時的明治天皇阻止了。這艘吾妻是在日俄戰爭當中很活躍的巡洋艦,將主錨放在這裡是為了要紀念當時船上的官兵。 紀念吾妻號的主錨和慰靈碑 桃山乃木將軍裡面有座台灣式的建築。在日俄戰爭的時候,日本人在旅順柳樹房買了一棟民宅作為第三軍司令部,而神社當中的建築就是當時的民宅移建過來的。可是我真的很懷疑,不是仿造的嗎?還有,真的是『買』的嗎…以日本人美化歷史的方式,我對這個介紹是有存疑的。現在這間房子是乃木神社的資料紀念館。 乃木神社裡的紀念館 這真的是很台灣式的建築。一進去就像台灣的佛堂一樣,是燃燒護摩木的地方,如果是台灣的三合院通常是會放祖先牌位之類的,現在放著燃燒護摩木的道具,覺得有點詭異呢。 紀念館主屋內面對大門的護摩木燃燒處 紀念館中其實沒有太多可以觀看的東西,因為很小,只有三間房間而已。除了中央主屋的護摩木燃燒處,旁邊有間房間放滿了不倒翁,意味不明…我還沒有查到這是做什麼用的,不知道有沒有人曉得呢?氣氛有點詭異,但似乎是個重要的景點,很多日本人到乃木神社都會拍這堆不倒翁。 非常非常多的不倒翁 另一間房間則是幾乎是空的。所以如果說這房子是真的把建材從旅順移過來依照當時的樣子重建好像也是合理,可能這間空房間是拿來開會的吧,就是幾乎完全依照當時的樣子復原,其實蠻了不起的。 另外還有乃木將軍少年時代住家的復原圖,以及當時的生活模型。他的少年時代是在長府(現在的山口縣)渡過的,石像是復原當時乃木將軍的父親正對著他和妹妹作每日一條的教訓。每日一條啊,難怪乃木將軍會是一個優秀的軍人,要是我要接受這種一板一眼的條規,我可能會受不了。 乃木將軍少年時代情景再現 乃木神社裡面還有日本國歌中出現的さざれ石(細石)。這在日本國歌裡面我記得是比喻細石雖然小,但是卻不容易被破壞,也不容易長青苔,象徵著日本人高潔的武士道吧。很多神社當中都有さざれ石,似乎也是一種天然紀念物的樣子。 乃木神社裡的さざれ石 乃木神社的拜殿前面有兩匹馬,是乃木將軍的愛馬壽号和璞号,是俄國的將軍送給他的。現在依然在拜殿前面守護著他,不過這兩匹馬前面又有獻燈,所以我拍的時候被燈擋住了。 乃木神社的拜殿 拜殿旁邊有祈求勝運的勝水,上面的牌子寫著如果用這個水洗臉的話,做什麼都會勝利哦。所以我也就洗了把臉,結果又更冷了,更慘的是還脫皮了…還沒有在事業上勝利,就輸給了冷天氣…嗚嗚 拜殿旁的勝運賽錢和勝水 神社裡面一樣有小地藏王菩薩,這尊有帽子和披風,好可愛。而且小小的神龕上面還有繪馬呢! 小地藏王 在乃木神社的一角,有座山城えびす神社。這是用來祭祀乃木將軍夫人靜子用的,在乃木神社切腹的那天,她先被乃木將軍刺殺後將軍才切腹。我覺得她蠻可憐的,不曉得她知不知道丈夫的想法呢?如果是我的話,我寧可有自己的選擇吧,或者是即使要死也是自己結束生命,這樣被迫走上絕路有點悽涼。 原本這座神社是將靜子夫人稱之為『靜魂』,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以『七福神』來稱呼她了。據說她是日本傳統女性的典範,標準的賢妻良母,而被稱為女性之鏡。 山城えびす神社 山城えびす神社並沒有自己的御守販賣處,我想這也是當然的,因為她是將軍的妻子,當然也是依附在將軍之下。我突然覺得日本女性的身分真的好卑微,一直到現在,日本女性的地位雖然已經比戰前高出很多,但和其他民主國家比仍然是算低的。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天生的不平等,當然我也不贊成女生用男女平等來佔便宜,比方說有好處的時候就是男女平等,而遇到粗重的工作就嬌喊『我是女生耶…』這樣仍然是一種不平等。 扯遠啦。乃木神社和山城えびす神社的御守其實挺有趣,有栗子御守,因為栗子在日文裡面是勝栗,音同勝利,所以是勝守。也有男寶寶御守、女寶寶御守和老婆婆御守,原本我打算送同事們寶寶御守的,但一個要800日圓,我當天沒帶那麼多現金出門(因為第一天在宇治就掉了五千日圓,頓時不敢把全部的現金放身上),因此只好作罷。 而且後來我又想到,雖然乃木將軍本身是被授與台灣總督這個位置的,可是我是台灣人,然後讓日據時代的總督來祈求保佑好像很怪異,會不會他用鄙夷的眼神看著我:『妳這戰敗國的庶民』 之類… 嗯,我知道我想太多了,不過我常常會這樣胡思亂想的,而且事實上我真的就因為這個原因沒有買任何御守回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