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ude】

關於部落格
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始終只能是練習曲
  • 13388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珠玉般的小品 - 談李斯特/帕格尼尼《鐘》(La Campanella)

這首『鐘』其實不是李斯特作的,原本是帕格尼尼的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後來李斯特有將帕格尼尼的六首曲子改編成為帕格尼尼大練習曲,這首就是那組練習曲中的第三首。因為是輪旋曲式(Rondo),所以其實只是描述鐘的主旋律不斷重複,但在帕格尼尼和李斯特的超技音符下,層次鮮明而主題優美,難怪芭樂程度會不下愛之夢,但可能稍遜色一點,因為愛之夢,尤其是第三號,家喻戶曉的程度可比美給愛麗絲,而這首可能很多人聽過,但是不知道曲名是『鐘』吧。

帕格尼尼原本就是傳說中為了小提琴技巧將靈魂出賣給魔鬼的小提琴家,鋼琴曲的部分有了變態李斯特的加持,簡直就是超越超技的存在。好吧,我就老實說好了,這首我練不起來,每次開始視譜就直接逃走了,從此視李斯特為毒蛇猛獸,大概就是這樣的個性我自斷了成為鋼琴家的路吧…

那麼,就先來聽Aya的版本好了。

長富彩(Aya)


其實相信有很多人聽過了,畢竟這是Aya在2006年上傳的曲子,加上網路上一傳十十傳百,已經變成超有名連結了。其實Aya的演奏並不十分完美,但卻有打動人心的力量,我覺得這是作為一個演奏家最重要的元素。當然有良好的技巧才能完整個傳達出自己的想法,但是音樂當中更珍貴的是在技巧背後想傳達的情感。當然Aya的技巧以19歲的小女生而言來說算是非常好的,無懈可擊。

Aya將這首曲子彈的相當可愛,觸鍵輕盈,雖然有幾個地方有點小錯,而且後面的速度明顯沒有抓的很穩,但瑕不掩瑜。透過她的演奏我竟也有那麼一些喜歡上李斯特了,也開始想著難怪有學生堅持只想要彈鐘,因此從連拜爾都不會的程度,連續彈了兩年之後終於可以有個雛型出來的那種毅力。不過這種毅力是不對的,那樣彈出來的曲子不會好聽。

Aya的其他曲子我就覺得沒有鐘來的出色。不過她今年也才21歲,期待她可以在樂壇有更好的發展。


然後來聽聽我覺得也是非常可愛的詮釋,李雲迪的版本。

李雲迪

嗯…我覺得把李雲迪放在Aya後面對Aya來說蠻殘忍的,但是因為是同型的演奏,所以只好對Aya抱歉一下了。

似乎大陸鋼琴家彈琴都有非常小心翼翼的習慣,李雲迪和郎朗都是,南兄說像是米雕。所以有時候聽他們的大曲子有點痛苦,太過於細膩了,偏偏我又熱愛阿格麗希那種情緒大起大落絲毫不做作的風格。但這首La Campanella用那種細膩的表現手法就很好。李雲迪和Aya的速度都算蠻快的,而李雲迪的速度非常適合在演奏會上展現,到了曲終一口氣加速剛好讓觀眾及時拍手。

我不喜歡李雲迪還有一個原因,他太過商業化了,這首竟然還有MTV,應該就是我買的CD這個版本的。
會不會太超過了啊!加上還在周杰倫演唱會上四手連彈,簡直就是個藝人嘛。

聽過可愛的版本之後,來聽比較中規中矩的演奏吧。布梭尼(Ferruccio Busoni)的版本。

布梭尼(Ferruccio Busoni)

布梭尼的版本就比較慢一點,而且似乎有自己再改編過,也難怪,布梭尼是改編大王嘛。這首中規中矩到我覺得就算是說是教學演奏範例都不為過。因為布梭尼演奏的層次相當的繁複,但聲音又乾淨優雅。我覺得這首『鐘』,要表現的應該是像風鈴那樣的小鐘,不過布梭尼的演奏卻讓我想到佛壇裡面的那個鐘…


而我覺得最輕巧的版本則是阿勞(Arrau)的版本。

阿勞(Arrau)

這真的是風鈴了,而且應該還是像嬰兒眼淚那般大的風鈴。有人說李斯特的曲子是阿勞彈的最好,對於這點我不予置評,因為除了那該死的B小調奏鳴曲,我其實很少聽李斯特。說那B小調奏鳴曲該死是因為阿格麗希還錄了兩次…

阿勞的這個版本一開始很不錯,觸鍵這麼的輕盈還能表現出層次真的很不簡單。說真的鋼琴我覺得彈輕和慢乍看簡單,實際也是一項藝術。

重和快是即時可見的技巧,而且從8歲到80歲都能夠明瞭這當中的技術難度,但輕和慢要表現曲子需要的技巧則更加困難,試想音量只有極弱時要如何表現曲子的層次和深度又不破壞音量,就是個極端困難的問題。而慢則是慢雖慢但音不能斷,為了表現乾淨的音還不能利用延音踏板,這是我覺得比彈快還要難的部分。

阿勞的前半部的確就表現出這樣的層次,我很喜歡。但從中段開始表情的突強,以及收尾有點紊亂,是我覺得讓這首曲子有點失色的地方。


那麼來聽原曲吧。帕格尼尼的原曲,對於小提琴技巧的要求也有如聖母峰般高聳,絕對不會比李斯特正常到哪裡去。先來聽華沙交響樂團和Ivry Gitlis的合作演出。

Ivry Gitlis & Warsaw National Philharmonic Symphony Orchestra,Stanislaw Wislocki

真是非常抱歉,我孤陋寡聞,不曾聽聞這位小提琴家與這位指揮家,只知道這位小提琴家是女王阿格麗希的朋友,在那場可能會令我扼腕一生的阿格麗希台北演奏會中,這位小提琴家擔任了安可曲克羅采奏鳴曲的小提琴部分,但那場音樂會我最後沒得去,因此無緣得見女王風采,自然也沒有聽到這位小提琴家的演出。
不過呢,這個版本說真的我不是非常喜歡。可能是剛好這個錄音所使用的琴和我Tone不合,我不喜歡太過尖銳的琴音,尤其中間又有一些撥奏,這聽起來對我來說跟用指甲在玻璃上刮沒什麼兩樣。因為小提琴主奏已經不是我的菜了,所以也沒特別注意樂團的部分。


既然要聊原曲,那麼一些著名的小提琴家沒有在文章中出現那就真的是失禮了。剛好我的收藏中只有兩個版本,除了剛剛的Ivry Gitlis之外,另一個版本是由阿卡多Accardo和倫敦交響樂團所演奏的,而這個版本也是我比較喜歡的版本。

Salvatore Accardo&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Charles Dutoit

這個琴聲就比較對我的味,我喜歡小提琴這樣圓潤的顫音。從這個版本可以聽出來阿卡多在演奏的時候十分的流暢,絲毫沒有拖泥帶水,和樂團的互動也相當緊密良好,非常完美。阿卡多的速度比起Ivry Gitlis要慢一些,但我覺得這樣的速度剛好,不至於太慢導致於味道全失,也不會太快讓聽眾精神緊張。中段小提琴主奏的部分對於演奏者是相當嚴苛的考驗,但阿卡多依然完美的表現高音以及撥弦,非常令人激賞。不過,似乎難免還是有點小走音,因此可以看的出來這首的難度有多高。但是光聽他和樂團的完美合作就夠令人興奮的了。


這首曲子不論是鋼琴或是小提琴,都是演奏家極力想要攀爬的一個高山。有不少人拿演奏這首曲子當目標,甚至有到了為了彈奏這首曲子硬學的程度。
之前我也在YouTube看到這首的恐怖連結,有程度不夠的學生想彈大曲子,因此硬是練這首上台表演,結果當然是零零落落,還被批評的一無是處。於是我想到我曾經也是想要駕馭這首曲子,但以失敗告終。
如今我想我依然無法演奏,但我至少可以快樂的聽其他人的演奏,很多時候雖然不能自己彈出來很遺憾,從其他演奏家的演奏中看到不同的世界,也是相當的樂趣,一如叔本華所說,音樂是逃離現實的一種方式。我從各個演奏家的演奏中,進入到不同的世界。


(咳,突然變嚴肅,真不習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