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始終只能是練習曲
  • 136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New York Philharmonic Asia 2008 紐約愛樂台北場 2/11

我因為還沒有取票,所以在開演前半小時就到音樂廳了,取票後進入音樂廳後,就覺得怎麼有聽到已經有樂團在調音的聲音了。於是進場一看,挖靠,大約八成的團員都已經在舞台上調音練習作準備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演出,還沒到開演時間除了首席和指揮全部都就定位了… 馬捷爾的指揮我並沒有很熟悉,不過印象中是優雅派的。今天的演出果然將三首曲子都詮釋的十分有氣質。 第一首是貝多芬的柯里奧蘭序曲,這首曲目是當時令我有點不太想訂11號的票的原因。小時後彈奏鳴曲時,整本都是貝多芬、莫札特和海頓,到現在看到這三人都有一點點反胃。 不過紐愛的柯里奧蘭很棒!一掃我對這場音樂會最擔憂的陰霾,我是聽到自己不對盤或演奏的不好的曲子會開始想睡覺的那種人,因此從來不會想要去聽什麼華格納啊普羅高菲夫啊史特拉汶斯基啊,我對這幾人有些過敏。馬捷爾一拿起指揮棒,國家音樂廳立刻充斥著鐵灰色的顏色。是的,貝多芬就是鐵灰色的,尤其是柯里奧蘭這個悲劇英雄,更應該是鐵灰色的。在第一主題就將柯里奧蘭的個性表現的淋漓盡致,到了第二主題時女性的低語也詮釋的很棒,最終的結尾更是精彩,幾乎是令人屏息。還有個小插曲,第二小提琴有位女小提琴家可能太投入了,high到弓飛了出來掉到觀眾席,第一排的觀眾幫她撿起來遞給她。啊~~我真想要摸一下那把弓~~~ 接著空氣一變,演奏的是孟德爾頌的『義大利』。野田妹曾說莫札特是粉紅色的,事實上莫札特開朗的大調中總有細微小調的陰影,所以並不完全明快,這也是莫札特的交響曲饒富趣味的地方。所以莫札特應該說是帶灰的粉紅,但這種粉紅色反而優雅。真正的Barbie Pink當然是孟德爾頌,這小子家裡有錢到養一個交響樂團讓他練習作曲,這樣他還寫出充斥負面情緒的作品的話,應該會被一票際遇不好的音樂家追殺。所以孟德爾頌的作品幾乎都充滿了陽光,而且甜美,絲毫沒有陰影。義大利正是如此,紐約愛樂的演奏讓人感覺彷彿沐浴在托斯卡尼的艷陽與星空下,十分幸福。 這首曲子的第一樂章有很多第一小提琴的快速音群,但看首席拉的一派輕鬆,音色也很細緻,果然不愧是紐愛。長笛的部分撤掉一位,只剩首席和兼任短笛的長笛家,三把長笛都是黃金笛身,音色清亮柔和,在長笛主奏時,高音有如黃鶯出谷,真是太佩服了,不曉得我什麼時候才能吹出這種音色。 中場休息團員也多半留在舞台上練習,真的是非常敬業。有一點我一定要說的,就是國家音樂廳裡面真的啥都貴,那個小吧台真的不如去搶比較快,一罐可樂50元,一盒三明治100元,重點是看起來又不好吃,而且要買還要排很久,古典音樂CD也硬是要貴上其他唱片行一截,不曉得春水堂是不是也會坐地起價。怪的是還一堆人買,這似乎也可以說是另一種誠品現象吧。 下半場是我很愛的德弗札克,德七是德弗札克最黑暗的交響曲,因為要師法布拉姆斯的內涵,所以結構也很完整,沒有多餘的音符。這首曲子以德弗札克的作品來說算是比較冷門的(至少跟德九以及鋼琴協奏曲比算是冷門),所以我沒做多少功課,加上我比較愛結構沒那麼正統的二號鋼協 XD(雖然這也是芭樂曲)。德七雖然是為了向布拉姆斯致敬,但也充滿了德弗札特的斯拉夫風格,如果要以顏色來說的話,我會覺得這是褐色吧。這首曲子我最注意的是定音鼓,好帥啊A___A 而且因為斯拉夫風格最重視節奏,所以定音鼓非常的重要。打擊首席Joe Pereira先生處理的十分精湛,而且他這次來台灣還有開大師班呢!我想在Juilliard School教課的他應該會讓學習打擊的學生收穫不少吧! 演奏完,馬捷爾放下指揮棒的瞬間,我真的有餘音繞樑之感。拍手拍到手都快抽筋了。而紐愛也毫不吝嗇的給了兩首安可曲,比起去年表現的很爛還沒半首安可的小澤和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真是太有誠意。沒錯,我就是對去年費加洛超不滿!安可曲是小約翰史特勞斯的雷鳴與閃電,以及比才的阿萊城姑娘組曲。雷鳴與閃電的優雅絕對與維也納愛樂不分軒輊,而阿萊城姑娘雖然只有序曲,沒有聽到最著名的小步舞曲,但中間的長笛主奏也讓我過足了癮,那長笛的音色真是超級漂亮的,黃金的笛身也很閃。 今年這場音樂會真的是非常的值得,真的很可惜沒有轉播。期待三月的倫敦愛樂,希望能夠跟紐愛有同樣的感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