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ude】

關於部落格
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始終只能是練習曲
  • 13388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故事經過傳誦而成傳奇 - 讀『失物之書』

我買書有怪脾氣,除了看書的內容還看書的封面,甚至書的氣味。別懷疑,有的書的氣味就是會讓人皺眉,尤其是如果書放在環境不好的倉庫裡,那霉味撲鼻而來我就不相信有人讀的下去。網路書店盛行以後,我從注重書的氣味轉而注重書的封面,因為我相信,一本書,尤其是翻譯書,在出版的時候若已經很注重譯筆了,那麼也肯定會去注重封面的。但某些老字號出版社除外,比方說志文,那封面我已經完全放棄他了,但他的翻譯是真的比某些出版社好一點。比方說毛姆的人性枷鎖桂冠版,那翻譯之糟,咳。 反正,雖然這本『失物之書』的封面設計是大名鼎鼎的聶永真,但不知為何並沒有很合我的TONE…加上書名看起來一整個無趣OTZ… 這跟我接觸宮部美幸的開端差不多,一樣都是購物狂發作亂買,結果糊裡糊塗挖到寶。我真是有挖寶的天份,但似乎只有針對書才有。像是這次購物狂發作刷了兩萬多元,其中有買六雙鞋子,結果兩雙後拉鞋不合腳跟會一直掉,一雙超高跟鞋穿了不會走路,另一雙size有點小不合… 算了。還是回來談我們的失物之書吧。 其實現在我還沒趕完我的專案,學生的教材也還沒準備完,但我ㄧ定要爆肝打完這篇心得,不僅僅是因為我剛發瘋又吃了片餅乾,還有就是這本書實在太好看了,套用以前小助理所愛用的形容詞:整個人都澎湃了起來。 我特別喜歡大衛的母親所說的一句話:故事只有在人們傳誦的時候,才擁有生命。一個故事,會隨著人們的口傳,而有著不同的樣貌。就像前年有個韓國電影,好像叫鬼紅鞋吧,是從安徒生童話改編而來的,內容是一個女孩因為受不了物質的誘惑,買了一雙紅舞鞋並穿著上教堂,沒想到竟然被舞鞋控制的故事。 故事中女孩穿上舞鞋後喜不自勝的跳起舞來,卻發現沒辦法停下來。她筋疲力竭,從城市跳到鄉村,從鄉村跳到樹林,最後在樹林中遇到樵夫,哀求樵夫把她的腳砍斷,讓她可以休息。樵夫砍斷她的腳之後,她的腳還繼續往森林深處中舞動。爾後,樵夫收留了女孩,為她作了雙木腳,而女孩也變的務實,不再追求浮華。 這個故事的用意原本是要教導小孩不要虛榮吧。然而在沒有聽過安徒生童話的朋友聽來,卻說這根本就是鬼故事。因為在我們的世界裡,童話太少,而鬼魅傳說太多,所以朋友聽到之後並不覺得這會是一個童話故事。 於是我想,故事真的是因為人們傳誦,才有著生命和面貌。正如同詩經中許多亡佚的片斷詩句,我們再也無法得知這些詩句背後的故事,因為這些詩句與故事漸漸被人遺忘,所以他們的生命也就垂危,而面貌模糊。 在『失物之書』裡面,也出現了很多故事的變體,這些故事的變體因為作者的切入的角度不同,而有了嶄新的面貌。其中最令人發嚎的就是白雪公主了。肥胖的白雪公主等待著一去不返的王子、被白雪壓榨的共產主義七矮人、被白雪的體重驚嚇而推說要去打龍的王子…完全是現實生活中的情結。還記得前幾天的新聞,近百公斤援交妹小君總是被退貨嗎? 書中其實不少情節很老套,雖然經典但也老套,比方說守林人被狼群拖走的那一幕;這似乎是冒險情結裡面必備的芭樂場景。但作者用了自己版本的驚悚格林童話,來沖淡這些芭樂的嚼蠟感。 另外還有腐女看了一定會很爽的男同曖昧情節,羅蘭和拉斐爾的感情,這其實有點兒童不宜,因為只要稍微幻想一下就一定會想到羅蘭與父親翻臉的真實原因…嘿嘿嘿…所以我其實是支持駝背人的說法,羅蘭一定對大衛有著@#%$#&^%&的感情,比方說『這正太還真是可口』(吞口水)(誤) 其實整本書的重點完全不在於失物之書。到了城堡以後,那本書的存在與否,對於大衛來說都不重要了。因為他已經有能力去接受死亡,不再把儀式當作生活的一部份,也不再被負面的情緒所控制,雖然說教意味有點濃厚,不過還OK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